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银艺时刻>>人物故事
参与航运建设近四十年 一位老水运人回顾那波澜壮阔的岁月
字号: 分享:

    87岁的张敦嘉老人,是贵州省地方海事局的退休干部,从事了近四十年的技术工作。他经历了贵州航运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是一位见证了贵州航运发展的老水运人,今天我们就听他讲讲那些过去的故事。

这是赤水河

这条河流的开发点

利用的比较早

第二条是乌江

乌江是贯穿贵州的中部地区

这全部是库区航道

通航条件非常优越的

今年87岁的张敦嘉老人

是贵州省海事管理局的退休职工

从学校毕业分配到

贵州省交通系统以来

从事了近四十年的技术工作

因为我在贵州航运的开拓

航运的发展

它几个重要的阶段

和发展阶段我都经历过

张老

能够把自己宝贵的工作经验

传授给年轻的一代

特别在库区航运建设方面

他把他的聪明才智

奉献给了我们水运发展事业

退休后身体依旧硬朗的张敦嘉老人

不仅为海事工作出谋划策

还编写了贵州航运发展历程

回想起贵州航运的发展

曾经的记忆张老还历历在目

建国初期的时候都是木帆船

木帆船就拉纤

拉纤我们就把纤道修好

张老回忆说

那时还经常能听见

纤夫整齐嘹亮的号子声

过去贵州路上交通不发达

航运优势十分明显

历史上著名的川盐入黔

就是借助道运输过来的 

我们贵州的水运

最早的发展或者起源

还是赤水河

在解放前

赤水河承担的是

贵州大量的食用盐运输

张老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水运人

在毕业之后

就被分到了航务科做航运工作

而他工作的第一项任务

就是到赤水河疏通河道

70年代初期

赤水河要承担赤水天然气化肥厂

大件设备运输的任务

对于当时并不发达的贵州航运

提出了新的挑战

当时的难点

就是如何把

赤水天然气化肥厂的成套设备

当时提出的要完整无损的

要运到赤水来

怎么运输成套设备

成了当时航运工作最棘手的问题

也给每一位水运人

提出了不一般的要求

首先把航道整治了

配套设施的码头

还有运输船舶 船员的培训

船舶的建造 船舶的维修

整套工作的话都是当时交通部门的重点

经过水运人没日没夜的奋战

300多吨的设备

完好无损的运达赤水河

这也在贵州航运的发展史上

记上了漂亮的一笔

七十年代的话

建成赤水天然气化肥厂

当时对贵州的农业生产

是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的

当时贵州省也是第一次

贵州航运发展的最快就是那个阶段

张老清楚地记得

当时因为大力整治了航道

增加了助航设施

当年赤水河的河道里

到处都是一片繁荣的景象

而同时能和赤水河同样媲美的

还有乌江航运

乌江的出口

从我们的沿河出去以后

它的边境站叫彭水

通过彭水出去以后

到重庆的涪陵

从涪陵汇入长江

乌江是长江八大支流之一

自古以来

就是贵州联通外界的航运要道

素有“黄金水道”之称

后来发展机动船航道整治以后

乌江有几个滩险最厉害的

乌江航道的三个险滩分别是

潮砥 新滩 龚滩

对于当时的河道运输来说

是非常大的困扰

这三个摊都是崩岩滩

两面的山比较高

崩塌下来形成滩险

水流比较急

那个地方船舶下行的时候非常危险

每年的9月底到次年4

是河道枯水期

也是张敦嘉他们最忙的时候

我参加的时候有印象

我们下去的施工人员

喝几口酒一发热

就下水去 下水去捞石头

张敦嘉和工人们

每天的工作就是对航道进行疏通

为了抢时间

好几个月不能回家

基本上每天24小时吃住都在工程船上

浅滩的那个沙子

没有人工下去疏通不了

正是有了航道整治工人

兢兢业业的工作

乌江这三大险滩才能顺利完工

在当时也成为了

全国打通断航险滩工程的典型

当时赤水和乌江都发展了出省运输

所以当时在八十年代

贵州航运发展出省运输

对贵州当地这个工业

尤其是煤炭工业的发展

起到很大的作用

改革开放后

贵州省航道建设突飞猛进

正积极构筑北上长江

南下乌江水上交通网

缩小与外界的时空距离

那么随着社会的发展

我们贵州水运发展

一共形成了六条出省的通道

建国以来七十余年的发展

现在可以说水运四通八达

下一步航运的发展是高质量发展

最具潜力的一种运输方式

在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

贵州的水运发展

应该会出现一个

后来居上的一种态势

如今的贵州航运

从以前的峰际连天 飞鸟不通

到现在的大进大出 畅通无阻

为航运建设交出了完美答卷

这是水运人积极开辟新思路

探索新路径 实践新模式的结果

展望十四五

贵州将推进黄金水运 绿色水运

智慧水运 安全水运建设

贵州通江达海的梦想已将成为现实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